世界第一前野智昭痴汉

这里独翼
是一个每天都沉迷吸前野的人
月歌弥生春激推,这个男人是底线
始春激推
现在主担月歌和刀男
战刻织田信长脑残推我要吹他一辈子
小学生文笔x
月歌吃搭档组
有马太太是神我要吹爆她
欢迎勾搭w
头像by有马太太

一个假的始春_(:3」∠)_

♢老年人的诈尸
♢一个非常ooc的辣鸡故事
♢私设如山
♢幼儿园文笔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写个啥系列
♢真的很莫名其妙的
♢自己都搞不懂是糖还是玻璃了_(:3」∠)_
♢背景是梦见草樱之章,是大和国的春
♢活在回忆和对话里的始
♢最近才想起来把自己放置play好久的梦见草的碟拿出来补,樱之章和月之章都哭成傻子了我先码个梦见草来缓缓
♢梦见草那个设定真的好虐啊我的天
♢非常感谢点进来了的看官
♢帝国趴的还愿等我从梦见草里面缓过来再说吧_(:3」∠)_

  带着一丝暖意的微风刮过弥生春的脸庞。弥生春抬头看着屋檐边微微晃动的风铃有些出神。新选组宅邸的长廊木板坐着还有些凉,弥生春顺手端起了一旁还冒着热气的茶轻轻酌了一口。一不小心又牵扯到了背上之前受的伤。弥生春只是微微皱了皱眉,这副已经习惯了伤痛的身躯如今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了。

  庭院里的樱花今天也开得很好,粉色的花瓣犹如眼泪一般不断从枝头滑落。

  “春!”呼声从远处传来,弥生春侧身望去,是文月海焦急的身影,不过看见弥生春之后又放松了下来。

  文月海慢慢走到弥生春旁边坐下:“你之前才受了伤,又突然从房间里面不见了可把葵吓坏了。”

  “啊……”弥生春有些抱歉地低下头,“抱歉了,之后我会去找葵道歉的。”

  文月海看着弥生春沉默了一会,便转头看向了庭院里的那棵樱花树。

  诡异的气氛过了很久之后,文月海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所以说春啊,新的事……”

  “我知道的。”

  弥生春抬起头,芽绿的眼眸凝视着蓝得令人眼睛发痛的天空:“我知道的……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就连同伴,也不可能永远都会在身边的……说不定有哪一天会离开……”

  “明明是知道的……”弥生春的声音有些哽咽,便沉默着低下头。

  文月海皱了皱眉。

  弥生春就是这样一个人,太过温柔了。作为队长,总是想要拼劲全力去守护新选组的所有人。在他眼里没有比这群孩子更重要的了。所以现在才会这样……

  “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弥生春擦了擦眼角,“突然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又突然回到了这里,再回过神来就被告知新已经……就算已经知道了那个孩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这样的……根本无法接受啊!”

  不管这副身躯再怎么习惯伤痛,可是这种没办法保护重要之人的无力感,甚至连新最后的样子也没有见到,这样的……

  这副残破的身体究竟有什么?!……

  【你在这个世界这副身体所受的伤,伤多到已经习惯伤痛的程度】

  “?谁?”

  “怎么了春?”

  “诶?”环视了一周没有人,弥生春愣住了。

  刚刚那是……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在这个世界,即使没有我和隼,你也会为了这个世界,为了人们而战斗】

  ?谁?谁在说话?

  弥生春尽力地去回想那个人的身影,脑海深处却只有一个很模糊的影子。最终只有自己肩上被拍下的沉重的力度与温度慢慢被回想起来。

  【以这具身躯为荣吧,春。不管是哪个世界的你,都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强大】

  “春?你怎么了?”

  “……始……?……”弥生春张嘴缓缓吐出三个陌生的音节,内心深处一股异样的感觉涌现的出来。

  “始?”文月海了愣了愣,随机想起来,“啊,你是说葵说的那个帮助了他和新的的人吗?”

  “啊……嗯……”眼泪不断从弥生春的眼眶中滑下。

  说着这么任性的话……

  弥生春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如果我在这个世界的话,或许就能够替你分担一些伤痛了】

  为什么要让我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个来啊……另一个世界的我……

  弥生春用手盖住双眼,咬紧了嘴唇。

  明明我……

  【这个世界的我,一定也会感到高兴的】

  ……谢谢你……那个世界的我……

  深呼吸了几口,弥生春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又望向了庭院的樱花,隔了一会,欣慰地笑了。

  文月海看着弥生春有些红的眼角,无奈地笑笑。

  看来不用担心了啊。

  “呐海,新他在那边,也会继续看着我们的吧?”

  文月海也望向那棵樱花树,一朵一朵的花绽放得灿烂。

  “当然了。他可是最喜欢这里的人了。”

  听到文月海的话弥生春似是想起了什么,勾起了嘴角:“对啊,那个孩子比谁都更努力,比谁都更爱着新选组。”

  所以在这之后,我也会用我的双眼去见证这一切。

  即使燃尽我的生命我也会守护这里我所珍视的人。

  所以始啊,陪伴在那个世界的我身边吧。

  不要离开他,因为那个世界存在着你,他会比我过得更加的好的。

  我是这么相信的。

  弥生春抬起头,凝视着愈发晴朗的天空,端起了身旁的茶杯。

  “天气真好啊,海也一起喝茶吧?”

  “那就不客气啦。”

  “啊,茶梗立起来了呢。”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