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前野智昭痴汉

这里独翼
是一个每天都沉迷吸前野的人
月歌弥生春激推,这个男人是底线
始春激推
现在主担月歌和刀男
战刻织田信长脑残推我要吹他一辈子
小学生文笔x
月歌吃搭档组
有马太太是神我要吹爆她
欢迎勾搭w
头像by有马太太

【郁泪】小短篇系列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系列

♢人物ooc请注意qxq,依旧日常向

♢依旧首发贴吧,现在搬运到lofter

♢小学生文笔还请轻喷qxq

♢时间线设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顶锅盖跑】

♢有一些私设还请不要在意qxq

♢欢迎捉虫和指出不足【笔芯】

♢那么接下来祝食用愉快w
————郁泪の场合————
————水无月泪其实一直都很羡慕神无月郁
“呼……呼……”水无月泪双手支撑着膝盖大口地喘着气,汗珠不断地从脸颊滚落,晕染在木质地板上。
水无月泪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
文月海见状,便向舞蹈指挥请示了一下先暂停排练。
水无月泪抬起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开口:“我没事的!”
“泪,”神无月郁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不可以太勉强哦。”顺便检查了一下水无月泪的肌肉有没有僵硬。
水无月泪愣了一下,只好点点头,走向休息椅坐下,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
神无月郁看着水无月泪的样子,从一旁拿起两人的水壶,随后走到水无月泪身旁的椅子坐下。
“给,泪。”
“嗯……谢谢……”水无月泪伸手接过水壶,有些走神地喝起来。
很不开心。
因为自己而扯了procella全员的后腿这种事……
握住水壶的手紧了紧。
“泪。”神无月郁一把拍到水无月泪背上。
“唔……”水无月泪一个踉跄,随后不解地看向神无月郁。
“眉头,”神无月郁戳了戳水无月泪的眉心,“泪这样可不好哦。”
水无月泪愣了愣。
神无月郁将手放下,露出了笑容:“泪的话没问题的。”
水无月泪的瞳孔一下放大,呆呆地看着神无月郁的背影。
“いく……”
——————————————————
神无月郁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床头的灯被打开,昏暗的环境里似乎被突兀的光映衬出了细碎灰尘的痕迹。窗帘大开着,有些微的月光投在地板上,神无月郁抬头看了看窗外,只有零零散散的几颗星星在天空中发着微弱的光芒。
揉了揉眼睛,神无月郁将视线重新移回手上的曲谱。
新的duet曲……
随后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把神无月郁吓了一跳,捞到了差点被自己甩出去的曲谱后神无月郁听到了门外自己搭档一如既往清冷的声音。
“郁君,你醒着吗?”
神无月郁松了口气,将谱子放在枕头边便蹦下了床。
神无月郁打开门,走廊里只有些微的光,水无月泪就站在门外直直地看着他,眼里闪着与夜晚格格不入的光芒。
“怎么了泪?这么晚了还过来。”神无月郁先开口问道。
“明天!”
“?”
“明天早上,郁君能带我一起晨跑吗?”水无月泪坚定地抬起头看着神无月郁的眼睛,一瞬间无月郁被吓到了。
看着神无月郁一直没有回答,水无月泪一下有点慌乱:“啊,郁君,我……”
  “噗,原来是这样啊,”神无月郁送了一口气,释然地笑了出来,“看到泪刚才那么严肃,把我吓了一跳呢。没问题的。”
“郁君……”
“哈哈哈……”神无月郁挠了挠头,似是想起什么般开口:“对了,泪有运动服吗?”
水无月泪摇摇头。
“啊,那我借你吧。”说完神无月郁转身进房间。
在床头被照亮的一片小小的空间,几张纸被放在那里。
水无月泪看着枕头的位置,不语。
“那,明天早上,说好了哦。”神无月郁把水无月泪送回房间,站在门口说道。
“嗯,”水无月泪点点头,将怀里的白色运动服抱好,“郁君,要记得早点休息。”
“诶?”神无月郁愣了一下,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啊啊,好。泪也是,记得早点睡。晚安。”
“嗯……明天见。”
——————————————————
“泪——”神无月郁大步跑向站在宿舍门口的水无月泪,“抱歉,等很久了吗?”
“没事,是我到的太早了。”水无月泪转向神无月郁,摇摇头,纯白色的运动服穿在身上,在朝阳的照射下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透明。
“那,”神无月郁抓住水无月泪的手腕,兴奋地指向前方,“我带你,跑这条路吧!”
阳光似乎太多耀眼,水无月泪感觉好像睁不开眼。
“嗯。”
感受到身后似乎有谁的视线传来,水无月泪转向宿舍的方向,看见弥生春站在窗口微笑着向这边挥着手。犹豫了一下,水无月泪抬起手,往弥生春的方向小幅度地挥了挥,随即转身跟上神无月郁,跑向前方的林荫道。
“呼……呼……”
风声从耳旁掠过的喧嚣。
胸中不断起伏的鼓动。
仿佛溺入水中无法呼吸一般。
大脑被刺激得无法思考。
眼前神无月郁的背影仿佛烙印一般深深刻在水无月泪眼里。
果然,郁君很厉害啊。体力很好,记舞步也很厉害。
水无月泪一晃神,脚下便踢到了小石子,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倾。
“啊!”
神无月郁听到身后微小的喊声,条件反射地转身一把扶住了差点摔倒的水无月泪。
“没事吧泪?”神无月郁将水无月泪扶起来站稳,“脚有没有被扭到?”
“没事。”水无月泪摇摇头,说话有了点气音。
“那么,先休息的一下吧。”神无月郁说着,又蹲下身检查水无月泪的脚腕。
“没有扭伤呢。”仔细查看了一番后神无月郁点点头,站起身,然后递给水无月泪一瓶东西。
“给,泪,跑这段路辛苦了,”神无月郁笑了出来,脸上的汗珠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这是夜桑特制的营养液哦。补充体力很有效的。”
“嗯。”水无月泪接过,仰头喝了起来。
耀眼……
“那个,泪啊。”
“嗯?”水无月泪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看向神无月郁。
“其实泪不用这么勉强的,有什么的话告诉我也没关系的哦。”神无月郁靠在树干上,接过水无月泪手里的水瓶喝了几口,“泪已经很厉害了。”
看着神无月郁无暇的笑容良久,水无月泪低下头闷闷地开口:“我……一直很羡慕郁君。”
“诶?”神无月郁有些惊讶,随后露出一抹苦笑:“但是我也很羡慕泪哦。”
“诶?”水无月泪的瞳孔微微放大,怔怔地看着神无月郁。
“好了好了,”神无月郁手掌在树干上一撑,走到了道路上,金色的阳光将他包裹在其中,“差不多该回去了哦泪。”
“诶?啊……好。”
————————————————————
水无月泪弯曲着双腿坐在床上,就着大腿将五线谱枕在上面,用铅笔不断涂写着。
阳光的味道……
凝视了谱子许久,水无月泪将第一张纸拿起来放到一边。
不是这样的……
“泪?还没睡吧?”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水无月泪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将五线谱塞到了枕头下。
“郁……郁君?门……门没锁。”
“哦哦。”神无月郁转动门把,拧开了。果然没锁。
“怎么了?”水无月泪疑惑地看着神无月郁,大和从床下蹿到了泪的怀里。
神无月郁走近,问道:“明天早上,泪要和我一起跑步吗?”
或许是夜晚星空映照的原因,水无月泪的眼里星光闪烁,水无月泪重重地点头:“嗯!要去!”
“那,夜桑的特制营养液就要准备两份了啊。”神无月郁嘴角不禁勾起了弧度。
“嗯。”水无月泪感觉自己的嘴角也不由得翘了起来。
“泪要记得早点睡哦。晚安。”
“晚安……”
伴随着门锁契合的声音,水无月泪感觉到趴在他腿上的大和正伸着爪子挠着枕头。
“还不可以哦,大和。”水无月泪将大和抱进怀里,顺着它背上的毛。
但是,一定会传达到的。
水无月泪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一定。
————郁泪の场合,おわり————

评论(3)

热度(31)